天云帝尊

第1章 云家云暮

云家演武堂,长宽百丈,四方四正的场地外围,是高大的青石围墙,将演武堂完全封闭。

    演武堂内,一位十七八岁,身穿灰色粗布短褂的瘦削年轻人,双手抱头,蜷缩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双目紧闭,脸上的神情,苍白如纸。

    “嘶…这是什么地方?”不知过去了多久,躺在冰冷地面上的云暮,倒吸一口凉气,从昏迷中清醒,吃力地撑起遍体鳞伤的身子,慢慢地从地上坐起。

    全身的骨骼,恍若寸寸断裂,一股股揪心的疼痛,仿佛撕裂灵魂一般,瞬间袭遍全身,苍白的脸上,豆大的汗珠,如雨滴一般滑过脸颊,滴答滴答地溅落在青石地面,数个呼吸时间,地上便汇聚出一团水渍。

    望着眼前陌生的环境,眼神有些迷离,一时间竟然忘却了身上的伤痛。

    “轰!”突然间,脑海之中,一声轰鸣响起,一股庞大信息,犹如洪流,冲泄而出。

    脑袋仿佛在不断地膨胀收缩,宛若要炸裂一般,被无数的信息冲击,刚刚醒来的云暮,再度昏迷过去。

    “穿越了?”悠悠醒来,一声惊呼,在空旷的演武堂内响起。

    云暮,云岚府三大家族、云家弟子,锻体境时,修炼速度惊人,年仅十六岁,便修炼到了锻体境巅峰,是驰名云岚府的天才,也是云家重点培养的对象。

    但在凝聚灵轮时,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名满云岚府的天才,竟然连续两次凝聚失败。

    一时间,云暮,由天才坠落为废物,云家的名声,也因此受损,云家弟子,更是成为了其他家族弟子嘲讽的对象。

    他的生活,从那时起,也就陷入了噩梦之中,身份由家族的直系弟子,贬落为旁系弟子,常常遭受到四周之人谩骂、殴打,成了云岚府人人可欺的废物。

    醒转的云暮,稍稍整理记忆之后,忍住浑身的剧痛,从地面上吃力地爬起,费力推开厚重的铁门,一瘸一拐地走出演武堂,朝着自己居住的地方,缓步移动而行。

    “哟,这不是我们的云大天才吗?怎么,又被打了?”穿过无数的跨院,刚走到后院的一座低矮院落前,却突然听到一声戏谑的讥笑声传来。

    扭头望去,一位杂役打扮的年轻男子,站在另外一间房屋前,嘴角,挂着一缕讥讽的笑容,脸上的神情,充斥着深深地不屑。

    “关你屁事!”一个杂役,也敢嘲讽自己,刚刚遭受一顿毒打,云暮内心,无尽的怒火熊熊燃烧,见到杂役讥讽的神情,冷冰冰地回了一句。

    “废物,你居然敢还嘴?”听到骂声,杂役一下子愣住了,几息过后,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几步跨出,站到门前,阻止了云暮的脚步。

    “废物,居然敢骂我,老子今天抽死你!”骂声间,年轻仆役出手,一记耳光,朝着云暮的脸颊,狠狠地抽了过来。

    脚步一错,闪身后退半步,抽来的耳光,呼啸着从他眼前滑过,杂役的身躯,用力过猛之下,也滑到了一边。

    “住手!”身子一动,浑身的剧痛传来,顿觉眼前金花直冒的云暮,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不要忘记了身份,我再怎么废物,也是云家的血脉,而你,不过就是一个仆役罢了,竟然敢出手打主子,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被云暮冷声一喝,杂役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今日遭到上面惩罚,内心积压了一股怒火,居然将对方的身份忘了,云家的废物,再怎么说,还是云家之人。

    脸色阴晴不定,杂役很想暴揍眼前这个废物一顿,释放内心的邪火,但对方的身份,却仍然让他有些忌惮。

    “呸!云家人,主子?家族中,谁还当你是云家弟子,你就是一个废物,不要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虽然不敢继续出手,但杂役的谩骂声,却毫无忌惮地回荡在后院内。

    躲闪不及,望着杂役一口痰吐在自己身上,云暮内心,怒气翻滚,踏步上前,扬起手臂,一记耳光就欲抽打过去,但手臂才刚刚抬起,就觉得一股锥心的疼痛袭来,摇晃了两下之后,才靠墙站稳身子。

    “哟,废物,难不成你还想出手打人?哈哈,看你现在的模样,真是笑死我了”,见到云暮苍白的面容、有些站立不稳的身形,杂役觉得快意不已,大笑声中,内心的邪火,也仿佛一消而散。

    “呯!”知道再说下去,还有更难听的话再等着自己,云暮推门而入,狠狠地将房门摔上。

    这废物今天是怎么了?望着紧闭的房门,杂役心中有些惊异,云暮今日的表现,与以前大不相同,以往,无论怎么嘲讽,他都是闭口不言,默默地回到房间之内,但今日的情形,却让杂役惊讶不已。

    得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上去,眼珠转了几圈之后,杂役便扭头朝外走去。

    房间内,云暮仰面躺在床榻之上,瞪着双眼,漫无目的地望着低矮的房顶。

    “凝聚灵轮?真的就是那么难吗?”半晌之后,仰卧在床的云暮,发出低沉的话语身,仿佛是在询问,又恍若自言自语。

    数息之后,一阵倦意涌来,房间内,一阵微微的鼾声响起。

    “嘭!”一声爆响,昏睡不醒的云暮,陡然从床上翻身坐起,迷糊地瞪着屋外。

    “废物,不知道出工的时间到了吗?”屋外,杂役一脚踹开房门,手持马鞭,盯着愣坐在床上的云暮,一脸的嚣张。

    自昨日见到云暮的异样表现之后,杂役就将情形禀告上去,直到现在,云飞的话语,都还在他的耳边回想。

    “不就是一个废物吗,两次灵轮失败,他难道还能咸鱼翻身?他这一生,就注定是个废物,哼!敢反抗,就给我好好教训,只要不死,我保你无事!”

    云飞,云家家主之孙,武修天赋,也算天才资质,但在过去的数年内,却一直被云暮压制,让他内心,极度不甘,但以往之时,云暮为云家骄子,他也只能将因嫉妒而生出的怨恨,压在心底。

    而现在,云暮由天骄坠落,成为了云岚府驰名的废物,云飞内心的恨意,便毫无顾忌地倾斜而出,这也就是那些杂役奴仆,敢辱骂、甚至殴打云暮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