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极品小农民

第1章不干了

“金总,都到年底了,工资是不是该发点?”

    “小孙呐,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最近日子也难啊!”

    “那多少给点吧。”

    “我倒是想给,账上没钱,我也没办法不是。”

    “姓金的,你他妈天天吃香喝辣的,抽的都是中华,还骗老子。给句痛快话,给不给,不给老子剁了你!”

    “孙玉明,你可别乱来。”

    孙玉明这次过来,要不拿到钱,要不就把自己这条命送出去。在此之前,也要让姓金的做个垫背。

    看到孙玉明手里突然掏出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金三还真有些慌神。工地这帮乡巴佬,平时看起来挺温驯,要是逼急了,真敢一命换一命。

    “给不给?”

    孙玉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金三的衣领。手里的水果刀,稍微动动就能见血。

    这下可真给金三吓得腿肚子直打哆嗦。

    “小,小孙,有话好商量,好商量。”

    “商量个屁,今天不给老子把帐结了,咱们就一起去见阎王。”

    “别别别,我给,马上就给。”

    ......

    工钱是拿到手了,孙玉明也被金三给赶出了建筑队。

    街道闪着五彩的霓虹灯,偌大的城市,竟然没有片寸之地让孙玉明安身。

    曾经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

    五年了,孙玉明从当初的十五岁少年成了今天的汉子。他没有实现当初在爹面前许下的诺言,做出一番事业,荣归故里。相反,落魄到流落街头的窘境。

    “大明,今儿没上班啊!我看你在门口都转悠了一下午。”

    说话的是工地附近的网吧老板,孟小白。平时孙玉明和其他工友们都叫她小白姐。

    她比孙玉明大三岁,今年二十三,是个离过婚的女人,至于是什么原因,没人知道。因为人漂亮,又会说话,工友们有时间就会过来照顾一下生意。一是为了娱乐,二是为了看看小白姐的漂亮身段。

    小白姐很会穿衣服,城里的姑娘流行什么,她也会赶上时髦。前一阵,皮裤很火。孙玉明就看到小白姐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皮裤,配上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看的眼睛都直了。特别是T恤是圆领口,每次不留神,都能看到点点春光,差点没让工地这帮老色狼流鼻血。

    “不干了。”

    孙玉明甩了一句,连看都没看,就打算低头离开。

    这也正常,自己刚被炒了鱿鱼,要是让小白姐知道,感觉挺丢人。

    “小兔崽子,给我站住!”

    还没来得及走两步,孟小白已经冲了过来,插着腰对孙玉明喊了一声。别看小白姐穿的很性感,骨子里却是个传统的女人。有人不知轻重,看了孟小白凹凸有致的身材不说,还敢伸手去摸。结果被孟小白抄起桌上的键盘就砸了脑袋,这还不算完事,之后送到公安局告他性骚扰。

    一个单身的离异女人,在工地附近开网吧,没点泼辣劲,根本做不了生意。

    虽然孙玉明没亲眼看见,可那个倒霉的工友是和自己住一个宿舍。额头上的伤口,缝了七针,还赔了五百块钱。这才算完事。

    不过,小白姐对孙玉明可真是不错,从来不打不骂,有时候过来上网,还不收网费。偶尔炖了点鸡汤,还会特意跑到工地上叫孙玉明一起过来吃饭。

    孟小白对他的好,自己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很可惜,孙玉明不能继续留在这里,绕了网吧半天圈子,就是想过来告个别。真到了门口,又犹豫了。他怕孟小白看不起。

    “小白姐......”

    孙玉明还没来得及解释,孟小白一点不客气,直接拎着孙玉明的耳朵就往屋里拽。

    “跟姐说说怎么回事儿?”

    别说,孟小白的力气还挺大。一口气直接拽到房里,还强行把孙玉明二十岁的小伙子按到了椅子上坐下。

    “不想干了。”

    孙玉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把实话说出来。他知道孟小白的性子,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侠女一样,遇到不平的事情,总要插手去过问两句。何况,小白姐对孙玉明那么好,让她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孟小白皱了皱眉。她可是了解孙玉明,十五岁就出来打工,一干就是五年,什么苦都愿意吃,要不是逼不得已,孙玉明肯定不会这么做。

    “怎么,学会跟姐撒谎了。”

    “没没没,我真的不想继续在工地上班,没什么出息。”

    孙玉明赶紧解释了一句。这话倒也是心里话,没骗孟小白,都干了五年的活,至今为止才攒下刚刚拿到手的一万块钱,如果不是把自己性命豁出去,连这点钱都没有。

    听了孙玉明的话,孟小白“噗嗤”一笑。

    她一直把孙玉明当成小屁孩,想不到今天还能说出这样的大道理,觉得挺意外的。

    “那你告诉姐,怎么样才算有出息?”

    这个问题,孙玉明还真想过。每天睡觉之前,孙玉明都会躺在床上想想自己的未来,勾勒出他认为最美好的人生。

    “城里有房,有车,还能娶个.......”

    孙玉明的话说到这里,突然就止住了。当着孟小白的面说出来,总是觉得不太妥当。孟小白一直把自己当做小屁孩,要是让她知道自己脑子里还想这些东西,肯定又要骂一顿。

    “娶个漂亮媳妇儿,是吧?”

    孟小白可真是有些意外,上上下下看了看眼前的人,突然之间发现,孙玉明早已不是当年的半大小子,黝黑的皮肤,健壮的身体,说话都带着阳刚之气。

    孙玉明没说话,脸红的点了点头。

    “行了,不干就不干了。你们那个金总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咱家玉明是有大志向的人,不跟着他后面捡剩饭。”

    没想到,孟小白会这么说。孙玉明本以为肯定要挨批评,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开明。

    之前有工友在上网的时候,说自己打算不干回老家,被路过的孟小白听见,指着鼻子骂了一顿,说他天天好吃懒做,要不是他家的婆娘在外面摆摊整点钱,早就饿死了。

    “小白姐,你不骂我吗?”

    “为什么要骂你,刚才你不是说在这里做,没什么出息嘛!”

    孙玉明点了点头,好像是一激动,就说了这句话。从别人嘴里听到,还觉得有些奇怪。

    有出息,可难了。不是一句话就能改变现状,在外面做了五年,还不是每天累得跟条狗似的,临了,还有可能拿不到自己那份血汗钱。

    “天都晚了,今儿跟姐这睡,明天再想怎么办。”

    孟小白的作风就这样,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孙玉明迟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

    如果孟小白不给自己个地方休息,今晚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谢谢姐。”

    “跟我还客套,你等着,我去做饭。”

    吃完饭,小白姐就没了影。孙玉明也没太注意,孟小白平时就很忙,不仅要收拾屋子,还要出去照应着生意。值得庆幸的事情,到这里上网的人,彼此都很熟悉,也没人偷奸耍滑。

    特别是孟小白有事要出去,大家都会主动变成网管,帮着照料网吧里的工作。

    孙玉明趁着这段空闲,帮着收拾了一下屋子。之后,有些无聊。本想到机房找孟小白开机上会儿网,却发现,机房也没人。

    这倒是怪了,孟小白不遇到急事,天黑以后就是天塌下来,她也不会出去。一个单身离异的女人,最怕外面传的那些流言蜚语。

    孙玉明觉得有些不对,刚想出门找孟小白。在门口,就看到一个乞丐,穿的破破烂烂,手里拿着根棍子,看到孙玉明,也不说话。

    “还没吃饭吧?”

    本来是不想理会的,可是看到乞丐的白头发,孙玉明一下子心就软了。看到他,就想起在一个人在家里的爹。五年了,都没回去过。偶尔打个电话,还要让村里的大喇叭通知一下,瘸了腿的爹要走好几百米路,才能到村部接儿子一个电话。

    真要说有什么事,也没有。孙玉明只想告诉自己爹,他过得很好,之前寄的几百块钱,邻居家的三伯可帮他在城里取出来。

    “嘿嘿嘿。”

    老乞丐使劲点了点头,嗓子里发出很嘶哑的声音,不注意听,还以为他在笑。

    “你等着,我给你拿点吃的。”

    “嗯嗯嗯。”

    人,总是要有点良心。孙玉明虽然没读完初中,就出门打工,可瘸子爹在自己出门前的叮嘱,可是一点都没忘。做人,就要有善心,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刚好之前小白姐和自己没吃完的饭菜,可以给老乞丐对付一顿,虽然帮不了什么太大的忙,也算尽了一份力。

    在简陋的厨房里,孙玉明找了半天,总算看见一个塑料碗,没有多考虑,把所有剩下的饭菜都一股脑倒了进去。不当家,不知油盐贵。孙玉明可不知道孟小白平时为了省点钱,不管剩了多少,都要一顿一顿的解决掉。

    除非是夏天是在留不住,才忍痛到给附近的流浪狗吃。

    “外面风挺大的,要不进来吃吧,屋里暖和。”

    孙玉明匆忙忙的走出来,把手里的饭盒送到老乞丐的手上,发现外面吹着西北风,心里有些不落忍。

    “唔唔唔。”

    虽然听不懂,可是能够从老乞丐的动作里,看得出来,他在感谢孙玉明,双手抱着饭盒作揖。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孙玉明想着自己之后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里,房间里四五个塑料袋,装的全是自己的衣服。回家也穿不了那么多,干脆送一袋子给老乞丐。看他冻得浑身发抖,只穿着一件夏天的白衬衫,现在都成黑色的了,还破了好几个洞。比工地上的孙玉明,还惨。

    “大爷,你等一下。我有几件不穿的衣服,送给你,好不好?”

    “嗯嗯嗯。”

    老乞丐本打算转身离开,听到孙玉明的话,又折返了回来。

    流浪的人,真的是可怜。孙玉明叹了一口气,自己和老乞丐,没有多大的区别。如果有一天,自己老了,应该也是这个样子。现在不是小白姐收留自己,跟他的情况相比,好不了多少。

    回到房里,什么都没看,随手拿起其中一袋子衣服。

    “拿着吧!”

    孙玉明把手里的袋子交给老乞丐,没打算继续逗留。眼前的场景,他真的不忍心继续看下去。自己想帮他,也只能做到这些,更多的事情,他也无能为力。

    “唔唔唔。”

    老乞丐还没打算走,哼哼了两声,指了指孙玉明给他的那个塑料袋。

    “没错,送你的!”

    孙玉明转身点了点头,怕老乞丐听力不好,还故意加大了音量。

    说也奇怪,老乞丐似乎还没打算离开,而是慢慢蹲了下来,把自己背上的蛇皮袋放在眼前,翻了半天,掏出一个小陶盆,缺了几个角的小陶盆。

    孙玉明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看了半天。

    “唔唔唔。”

    老乞丐突然抬起头,指了指小陶盆,又把双手拢到一起,朝孙玉明伸了两下。

    孙玉明以为老乞丐在告诉自己,他渴了。

    等自己拿了水杯倒了温水回来,发现老乞丐不在了,跑到门口张望了半天,也没发现。

    突然,脚下踢到什么东西。

    原来,老乞丐忘了拿自己的小陶盆。孙玉明把手里的水杯放下之后,拿起小陶盆,就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