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极品透视狂兵

第一章龙王归来

津港汽车站门口。

    一个青年用略带沧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不大车站,身上那种不属于这里的气质淡然散发。

    身旁人来人往的行人,不时侧目,都在想着,这个人是从哪里而来。

    青年名为陈子光,一名刚从战场上退役回来军人。

    扫了一眼四周后,陈子光低头看着手中的照片,心中略微沉闷。

    脑海当中闪过了那个真他妈丑的战友面容。

    长舒一口气:“二柱子,你妹妹跟你看来不是一个娘胎生的啊。”

    不过他仔细看了会后又一阵眉头紧皱:“都 P成这样子了,估计站我面前,也未必认得出来吧。”

    “好好一清秀的姑娘,干嘛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当村官。”

    “二柱子,你他妈活着的时候,难道就没有阻拦过吗?”

    青年嘀咕中的二柱子,是他的战友,也是他战场生死相依的兄弟。

    命苦,孤儿,跟他妹妹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

    成人后,他选择了从军,他妹妹选择了村官。

    算算,兄妹两个已经有好几年没见了,不成想,一颗子弹贯穿了二柱子的胸膛。

    让他们兄妹两个天人两隔。

    临死之前,二柱子把这张相片给了他,委托他照顾这个在世,再无亲人的妹妹。

    兄弟在自己怀抱临死的眼神,加上后来错综复杂的势力。

    这个铮铮铁骨的特种兵汉子,无奈离开了部队。

    不过,此仇在心中。

    自己失去,兄弟二柱子失去的,他会在以后一点点的讨回。

    不由得,心中一阵压抑苦闷。

    尼古丁的味道能够冲淡这种失去兄弟的痛楚,抽了一根烟准备点燃。

    突然一阵大风刮过,手中女孩江书影的相片被风刮过,在空中飘零了一会后,掉落到了车站旁的水沟当中。

    他神色大变,赶紧冲了过去,但是相片已经在水中沉浮着,冲到了远处。

    “干!”

    陈子光狠狠的踢了一脚水沟旁边斑驳的铁栏杆,无比的恼火。

    半天才回过神来:“算了,总算还有个名字,不至于无从下手。”

    提着军旅包,上了公交车。

    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后,旁边坐着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孩。

    看不清上半脸,但是帽檐下的瓜子脸,不按安看出是一个长相出众的美女。

    没当回事,闭上了眼睛,想着即将达到的终点。

    不知不觉,进入到了自己的梦乡当中,梦里,有枪林弹雨。

    兄弟二柱子在自己胸膛前闭目的那一幕,如此循环的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梦碎人惊醒。

    陈子光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公交车内的景象后,他心里才踏实了不少。

    肚子也在这一刻咕咕直叫,陈子光这才想起自己一整天好像都没有吃东西。

    想起了旁边座位上自己军旅包里是带了些巧克力饼干的。

    他不自觉的伸手过去,很快就拿过来了一块饼干。

    非常自然的放入到了自己口中,只是他没有注意到,旁边那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孩。

    正气鼓鼓的望着他直翻白眼。

    女孩看他一口一口的吃着,甚至于目光还盯着车窗外。

    心里一阵委屈:“这人干嘛呀,吃的这么香,知不知道这是从我包里拿过去的。”

    “有你这样的人吗。”

    陈子光依旧没注意到女孩的表情,一块一块的吃着。

    旁边也有很多乘客不解的望着他,这么不客气的从女孩包里拿东西吃。

    情侣?

    但是相互之间的神态又不像,奇怪的两个人。

    女孩最终忍无可忍了,直接一手打开了陈子光的手。

    拿着巧克力饼干袋直接往嘴里倒,然后十分愤怒的望着陈子光。

    那精致的小脸盘,倔强的神色,仿佛是在向陈子光示威。

    “我让你吃!我全吃了,看你吃什么!哼!”

    陈子光猛的愣神,从那种悲伤的情绪当中挣脱出来。

    回头一看,正好和女孩四目相对,这个铁血的男人,在这一刻竟然也被这个女孩的精致五官,以及那双迷死人的狐狸眼给深陷了。

    但他随即反应了过来,心中闪过了一丝的恼怒。

    这女孩怎么这么没有家教,吃了自己东西,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一丝恼怒闪,直接拿起饼干袋,将其席卷一空,只剩下最后一片。

    女孩头来了杀人般的目光。

    陈子光有些无语的望她,突然觉得这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儿有些可爱。

    女孩受不了他的眼神,终于爆炸了,瞪着他说:‘我说你是猪吗,猪也不会乱拱别人家的白菜吧。”

    “你这么爱吃是吧,行行,我让你吃个够!”

    说完,后一片巧克力饼干,狠狠朝陈子光塞去。

    陈子光还没反应过来,女孩子纤细手指就捏着饼干塞进了他嘴里。

    本能反应,他的嘴巴抿着,舌头往外面抵。

    刚好舌头跟女孩手指细嫩光滑到皮肤碰触在了一起。

    顿时,女孩长大了嘴巴望着他,他也大脑一片空白。

    女孩子站起身来,满脸的羞恼之色,狠狠骂

    还真吃啊,死变态!还舔我!”

    慌乱之中,陈子光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自己的饼干

    来,自己好像吃的是人家的饼干。正欲解释

    孩子狠狠的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

    “这么泼辣。”陈子光皱眉伸手接住,想解释两句,

    可此时,他们坐的长途巴士却狠狠的一个刹车.女孩猛的向前面摔去。

    正当她准备闭上眼睛等待被摔倒在地的厄运之时,却眼前一花,陈子光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的身前,扶住了她。

    一阵温香软玉沁入陈子光的心头,赶紧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女孩儿听了他的话,有些为之前自己的冲动而后悔。

    此时车厢前方传来了声响。

    长途巴士之前,停了几辆摩托车,马达声呜呜作响。 为首的人一米九的大个,看似憨厚的脸上却一脸邪气,肩上背着一把巨型开山刀。其余几人也是一脸地痞流氓样。

    让陈子光感到微微诧异的是,这几个在穷乡僻壤打劫的山匪,居然还有一个小个子扛着汉阳造(自制步枪)。

    巴士司机瑟瑟发抖,在山匪的威胁下开了门。

    为首之人,一边用开山刀敲打着车门,阴冷的无比的盯着车内一众人:“牧野山的六掌柜顺子,身上值钱点的东西,老实点拿出来吧!”

    扛着汉阳造的小个子在旁边也是狐假虎威:“别动什么歪心思,听话照办,保你们无事,反抗者,开山刀会落你头上。”

    气氛极度压抑,车内一阵恐慌。

    陈子光眉头沉着,正准备上前之时,前排一个彪形大汉猛地站起身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不才,跆拳道黑带三段。”

    话音刚落,一拳就落在了小个子身上,这小个子应声而倒。

    一击即中,大汉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目中轻蔑,正准备转身之际,身后同样阴冷的顺子,动了。

    一记铁山靠,印在了他的胸膛。

    动作并未停止,十分连贯的又来了一个背摔。

    原本还让人充满希望的大汉,就被他给摔在了地上。

    然后顺子一脚踩住他的胸膛。

    对着大汉的脸,就是一巴掌抽了下去。

    “嚣张?啪”

    “黑带?啪”

    “啪啪啪!”

    一连抽了十几个巴掌后,顺子一脚蹬踩在了大汉的腿上。

    卡擦一声,大汉惨叫之下,腿骨已经完全变形。

    车上的乘客听着彪形大汉凄厉的惨叫声,一个个默不作声,恐慌无比神态,显露在每个人的脸上。

    顺子一副嗜血的样子扫视了一眼车内。

    吼了句:“是不是要让我动手?”

    车内的人从震惊当中惊醒,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和银行卡。

    就在这时,一个愤怒的女声从车尾后面传了过来:“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你们知不知王法是怎么写的的!”

    “我是牧野村的村官江疏影!你最好给我赶紧滚,不然警察来了,全给我蹲进去!”

    陈子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女孩:“江疏影?这太巧了吧?长得比照片上还要好看啊,p啥图呢,搞得自己都没认出来!”

    “嗯,脑子跟她哥一样一根筋,这个时候站出来,不是送死是什么?”

    摇了摇头,准备站起身来替她解围。

    只见顺子铁着脸走了过来,走进一看,被女孩的绝世容颜给震撼在了原地。

    一时,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轻薄之心。

    正准备调息一番,陈子光挡在了女孩的跟前。

    风轻云淡的笑了下:“兄弟,你有些过分了。”

    顺子一愣,回头望了一眼自己手下,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怒极反笑的说:“哥儿几个,这小子在说啥?”

    “他好像在威胁我”

    一个手下起哄道:“顺子哥,他妈揍啊!这小子,用你沙包大的拳头砸过去,估计能砸死一百个吧。”

    “那你们他妈给我看好了!”

    顺子扭头就是一拳砸了过去,样子颇有八卦拳的气势。

    周围的人也张大了嘴巴,谁都知道。

    又会有一个人被这人给踩在脚下,然后一个一个巴掌的狠抽。

    此情此景,都忍不住别过头去,不忍心看到这个清秀的小伙子被山匪狠狠虐打的情形、

    身后江书影更是张大了嘴巴,惊叫着担忧。

    可当他们认定了这陈子光要被暴打的时候。

    只见噗呲一声,他那如同钢钳一样的大手,竟然死死的抓住了这大汉沙包大的拳头。

    只见他嘴角划出弧度,冷哼一声:“脚跟无力,腰间不济,无外乎废物一个,别糟蹋了八极拳。”

    话音未落,陈子光脚跟发力,近身扭腰,同样是贴山靠!

    轰的一声,顺子在众人未曾反应过来之间,被陈子光给踩在了脚底下。

    胸骨明显的向下凹了一块儿,嘴角更是有血雾喷出!

    他十分吃力的抬头,扭头对着身后的小个子嘶吼了一声:“你们他妈都是瞎子吗,开枪啊!”

    陈子光皱着眉头,肉眼难以企及的速度,一拳砸在了顺子的脸上。

    顺子头一歪,晕厥了过去。

    紧接着,如下山猛虎一般眼神,身形一闪。

    绕到了小个子的身后;卸枪,擒拿,击晕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小个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在了地上。

    其余小弟猛的惊醒,知道今天是遇到硬茬了,慌忙逃下车,骑上摩托车飞奔跑,瞬间就没有了人影。

    陈子光鄙夷的望着这些小弟,冷哼了一声:“还他妈悍匪,没个带种的!”

    反转的太快,车上的人半天才从懵逼的状态当中反应过来,顿时一片欢呼。

    陈子光把两个山匪用绳子绑好,丢在路边,点了一根烟,等警察过来押解之后,跳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