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总裁的初恋

重逢

“《容妃传》的女一定了, 不是你。”

    唐咪一大早被电话吵醒了。

    窗外鸟鸣啾啾, 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 隐隐绰绰地洒了一地。

    唐咪眯着眼, 一时还有点回不过神。

    “什么定了?”

    “《容妃传》!”

    经纪人兼闺蜜李蓉在电话那头变成了咆哮体:“都谈好明天签约了, 却临时被人截了胡, 真他妈点背!”

    合同只等落地, 却在谈妥后被人截胡,剧组能办得出这事,通常只有一个原因:财大气粗的资方要捧人。

    唐咪的睡意一下子跑光了。

    她掀被下了床, 拉开窗帘,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在脸上,她深呼了一口气。

    “换成谁了?”

    “鬼知道!就一个十八线, 叫、叫什么秦思思的。”

    ……秦思思?

    唐咪莫名觉得有点耳熟, 正琢磨着,却听李蓉在电话里说她到了。

    张姨回老家了, 现在公寓里只有她一个人在。

    唐咪随手披了件外套, 准备下楼。

    她现在住的是一套二层高的小跃层, 二百八十平, 楼上辟成了卧室、书房和舞蹈房, 客房在楼下, 客厅连着餐厅。

    这套房,是唐咪大学刚毕业,就说服父母做的投资。按揭还款还是当年的数, 房子却已经从一万一平翻到了十二万一平。

    作为重生女, 唐咪深深觉得,不买房简直是巨大的奢侈浪费,借着这股东风,她终于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在北城这样的地方,几乎是许多小市民奋斗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了。

    至于股票彩票期货,她一概不懂,也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唐咪拥有两世记忆,只是这一世比前世幸运的是,她多了一对慈爱的父母,不再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

    父母是做生意的,有家小服装厂,专门帮人代加工,一年流水估估五六十万,在北城这块地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唐咪很知足。

    至于究竟是胎穿还是重生,她倒是不大在乎。

    唐咪在乎的是,人生好不容易推倒重来,就该活得风生水起一点,像所有的重生穿越女前辈那样。

    而她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她努力学习,一路优秀到大,顶着学霸光环考到了北城大学,在全国最好的大学里,和最帅的男生谈恋爱;又在临近毕业时分手。

    之后报考北城影视大学的研究生,一毕业就被星探挖掘,带着闺蜜李蓉一脚踏进了娱乐圈。

    去年参演的一部网络剧大爆,没红女主角,反红了她一个小小女配,唐咪一下从十八线晋升成了准三线。

    纵观过往的整个人生,唐咪简直像开了挂——干什么都顺顺当当。

    当然,她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今天。

    唐咪开了门。

    “进来吧。”

    李蓉换好鞋,将路上顺便买的早饭放上客厅的餐桌,催着唐咪去洗漱,两人将就吃了点,才一块坐下来。

    “那边合同签了?”

    唐咪抱着抱枕,将自己窝到了沙发的贵妃榻上。

    裸色的真丝睡裙往上卷,露出白得炫目的腿,弧线漂亮,十根脚趾像一颗颗圆润可爱的贝壳。

    在李蓉看来,唐咪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美。

    这种人在古时还有个别称,“红颜祸水”。

    皮肤白得像雪,下颔尖尖,红唇饱满,一头柔顺的黑长直,明明生了张让人一见钟情的初恋脸,偏偏有一双狭长上调的桃花眼,于是整体就变了味。

    俗称:狐狸精。

    “没签,不过也就这几天的事了。”

    李蓉瞥她一眼,就知道这人葫芦里打什么算盘,“想抢回来?”

    “可不?”

    唐咪慢条斯理地跟她算了笔账,“一共四十集,每集十万,扣掉给公司的,咱俩分一半也有两百万。你不想?”

    关键《容妃传》这剧本是真好,制作团队、导演都是一流,上一部的清宫戏还在电视台轮播。

    对唐咪这个刚刚产生了点水花的小艺人来说,实在是相当大的一块饼了。

    李蓉一拍大腿:“想!”

    “对面什么路数?”

    “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不一会李蓉就回来了,“那边支支吾吾的,没肯透底。不过倒是暗示我,今晚片方要和投资人一块吃个饭,就在金色港湾,对咱们来说正好是个机会。”

    金色港湾是北城一家顶级私人会所,来往非富即贵,一般人很难进。

    不过这难不倒唐咪,她打了个电话,就从追她的一个小开那拿到了邀请函。

    烫金色蔷薇花,制作精美,拿在手里,像是拿到了一叠沉甸甸的人民币。

    李蓉翻来覆去地看,算是对唐咪的魅力五体投地。

    她俩几乎是穿一个开裆裤长大的,唐爸爸和李爸爸是好朋友,父辈的友谊延续到下一代,唐咪和李蓉也成了铁瓷。

    李蓉长得像男孩,性子也像男孩,皮实。

    唐咪却被父母养得精致,娇娇女一个,平时不是学跳舞,就是做功课;原本李蓉是看不惯她的,谁料有一回她跟人打架没打过,反而被路过的唐咪给救了。

    两人这才好了起来。

    这一好,李蓉就发现了,唐咪这人看着乖,实际野着呢,离经叛道不至于,可骨子里蔫坏,任性又霸道,就喜欢别人捧着她、顺着她,实在是地地道道的一朵霸王花。

    只是,唐咪特能装。

    一般人看不出来。

    凭着她那横扫千军万马的神级美貌值,唐咪每年收到的情书要用麻袋装;但与旺盛的异性缘相反的是,她那虐到极点的同性缘。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能在唐咪身边抗造的女性朋友,还是只得一个李蓉。

    “这小开追你那么久了,你就不考虑考虑他?”

    唐咪对着镜子细细勾勒唇线,不一会才满意地收回口红。“他追我我就得考虑?那我考虑得过来吗?”

    真是被宠坏了的臭丫头。

    李蓉看她在那臭美的照镜子,拍她一记:“走了。”

    够美的了。

    ————

    晚上八点,金色港湾。

    李蓉远远就瞧见了那座灯火通明的大厦,通身琉璃色的建筑,沉默地掩在黑黢黢的夜色里,

    她将自己那辆银色高尔夫停在路边:

    “你先下,我去找停车位。”

    来往都是豪车,经过都忍不住往路边寒酸的小车上瞥一眼。

    这种车,在金色港湾实在不多见。

    这一眼,就看到高尔夫旁边站着个年轻姑娘,细条窈窕,皮肤被路灯打得透亮,一眼挑过来,就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漂亮得像是午夜出行的妖精。

    唐咪从小到大早习惯了旁人的眼光,拎着手包溜溜达达还没走远,李蓉又探出头嘱咐了一声:

    “大厅等我,要有人搭讪,甭搭理知道吗?”

    唐咪摆了摆手,示意她听到了。

    两个白衬衫套小马甲的侍者一左一右站着,一丝不苟地过滤来往宾客,唐咪将手包里的邀请函拿出来,还没验,

    就见刚才杵里面挺高冷的经理飞奔而出:

    “程总,请进、请进,稀客、稀客!”

    看来是个大人物。

    唐咪不以为意,侍者验过邀请函,她顺利进了门,再抬头时,只看见一行人浩浩荡荡带起的衣角。

    为首那人尤其高,比周围人都高出一截,西装革履,宽肩窄腰大长腿,迈起步子来也比一般人潇洒。

    唐咪只见到一个后脑勺,觉得这后脑勺也透着股潇洒倨傲。

    有心思活络的已经开始问起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怎么能让金色港湾的人都如此慎重对待。

    “看起来是个生面孔。”

    “没听郝经理叫程总吗?姓程!”

    “程家?可我听说程家那老头没儿子。”

    “……正恒集团,无人驾驶……”

    唐咪将讨论抛到了脑后。

    她对这些没兴趣,这人一看,就跟她不是一个世界。

    李蓉匆匆拐进来,两人碰了头,直接往二楼的牡丹厅而去,推门进去,厅内已经坐了不少人,李蓉熟悉的小副导猫着腰过来,引她们坐角落:

    “一会要来个大人物,我可替你们打听好了,秦思思好像走的就是这人的路子,姓程,到时候嘴甜点,多敬几杯酒,说不成这角色就回来了呢?”

    李蓉跟他对了一拳:“哥们,谢了啊。”

    唐咪不是真来吃饭的,来前垫了点肚子,此时就往厅内观察。

    一共三桌,她坐的这一桌应该是幕后的工作人员,主桌一大半位置还空着,戚导、总制片都没来。

    大厅门又一次开了。

    先进来的是个光头,在小演员里高高在上的戚导这时一脸谄笑:

    “程总、刘总,请、请进!”

    紧接着,一行十数人从洞开的大门里进了来。

    唐咪下意识抬头,却正撞上一双寒星般的眼睛。

    而这双轮廓熟悉、弧度漂亮的双眸下,有她曾经最喜欢的一滴泪痣。

    何昊正。

    对方显然也认出了她,两人对视了约有一秒,空气有一瞬间的紧绷。

    紧接着,何昊正淡淡地移开视线,朝戚导矜持有度地点点头:

    “戚导,请。”

    唐咪嘴角微微翘起,没想到当年那个穷得一个馒头一顿咸菜就能管饱的男人现在也像模像样了。

    李蓉撞了下她。

    “哎,这不是何昊正,你大学那会的……初恋?”

    唐咪点点头。

    “怎么我看戚导叫他程总?”

    “应该是叫的别人。”

    “也是,他姓何,可不姓程,也不姓刘。”

    估计是个助理。

    那边很快坐了下来。

    戚导喜气洋洋地让服务员倒酒,颠颠地站起:

    “程总,我敬你!”

    唐咪蓦地瞪大眼睛,脑子里一阵嗡嗡嗡。

    李蓉拔高声:“程……”还总了?

    声响惊动了主桌,戚导一看边桌坐了个熟脸,他记得剧组一开始是打算跟这个姓唐的女艺人签约的,没成想……

    说起来也是自己不厚道。

    年轻姑娘俏白着一张脸,坐在那怪可怜的,戚导转头问:“程总,您认识?”

    “何昊正”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们一眼:“不熟。”

    唐咪心想,多么奇妙的一幕。

    当年那个在她楼下可以等一天都不嫌烦的男人,居然跟别人说他们不熟。

    所以,这算是风水轮流转么?

    对了,他们分手那天,何昊正怎么说来着,他说,总有一天会让她痛哭流涕求他回来。

    唐咪还记得当时他那个眼神,像一匹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