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之躯也疯狂

第1章 死亡峡谷

微风轻轻吹过大地,叶子摇摆着身躯缓缓落地,两山之间,形成一处幽深,诡异的峡谷。放眼望去,两座山如同两只凶兽蹲守在峡谷两旁,峡谷就像一个恶魔,张开血盆大嘴,等待着猎物的进入,这一晚死亡峡谷显得异常寂静,却迎来了它的一批客人。

    大峡谷外,搭建着五六个帐篷,这六七个人都是自发在网上组成的旅游团。暑假期间,这些人聚集起来寻找刺激。他们来到死亡峡谷,这死亡峡谷人人皆知,乃通往地府之门的必经之路。不少人都在此丧生,流言总会变淡,总会有些悍不畏死之人敢于尝试挑战未知。

    不曾料想,最近一人进入其中之后,竟然消失不见,经过几日的寻找也不曾找到。

    悲剧发生之后,便有年纪稍大之人想到了那远古的传说,一口认定这消失之人定然闯进地狱之

    “陈羽,陈羽,不好了,不好了”人气喘吁吁,满脸焦急之色,跑过来,一把拉住陈羽的胳膊,叫道。这人是王明,看上去肥嘟嘟的,跑起步来,身上的肉都在颤抖,个子不高,但底盘很足。

    陈羽,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身穿一套旅游装,身高八尺,身形矫健,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和成熟感。语气平淡问道:“王明什么事,这么急?

    周围人渐渐多了,被王明的喊叫声惊动,满脸写满疑惑,不明白他为何这么焦急,又听王明焦急道:“有两人,一男一女,他们跑进死亡峡谷,我再三阻挠,他们不听,执意闯进去,怎么办?色这么黑向,万一遇到危险…”

    “什么?他人震惊。这是谁?子也太肥了吧。晚上都敢闯入传说中的死亡峡谷,难道真不怕死吗?可是失踪过不少人!简直是魔域

    “不如我们去寻他们,万一他们遇到什么不测,怎么和他们家人交待啊!”个人名叫向天衡,穿着随意,上身一件白色衬衫,下身蓝色牛仔裤,相貌平平,比陈玉矮了一个头,但爆发力却是令人敬佩。是大一的学生,由于心情不好便与胖子王明同学一起参加了这个旅游团。他来此主要是散散心,顺便来探险一下,到底世上有没有鬼。

    “不行,现在天色已黑,这死亡峡谷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我不能让更多人遇险。”羽冷漠道。

    此话一出口,向天衡不乐意,怒道:“难道那两人就不是人吗,他们有可能会遇险,难道我们就呆在这坐以代避吗?

    陈羽看了他一眼,冷笑的道:“这是他们自找的。”

    向天衡,挥起拳头,向陈羽打去,想狠狠捶他一拳。被胖子王明急忙拦住,他没有与陈羽再究缠下去,匆忙向死亡峡谷跑去,不能耽误时间,时间越长,他们就危险。

    王明站在那里看看向天衡离去的背影,再看看一脸阴沉的陈羽。二话不说也向峡谷内跑去,追赶向天衡。

    “天衡,天衡,等等我!”

    扭头一看,原来是胖子王明跟进来。心中一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胖子,真是好兄弟,够哥们!”

    胖子嘿嘿一笑,看一下四周,不禁打了寒颤,道:“也不知道那两人跑哪去了,这鬼地方真阴森恐怖,真不知道里面可真有鬼怪。”

    左右两边是冰冷的石璧,四周死一般寂静,从下往上看一片漆黑,仿佛自己身处无底深渊。风轻轻吹过,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魔鬼在哭泣。再往前看,一条幽长昏暗的小路笔直,不知通往何方,也许这就是地狱的入口。峡谷内光秃秃的,空无一物,不见一株花草,唯一的装饰品,地面上那些杂乱无障的碎石。

    “他们跑哪去了?地方可不是什么久留之地!我们还是快点找到他们,赶紧离开此地!”天衡道。

    胖子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恨不得立刻离开。

    “啊…”声尖叫,回荡在峡谷,打破刚才的宁静,使这个峡谷更显得更恐怖。声音凄凉,让人心寒。从更深处传来,向天衡加快脚步。

    ”等俺,等等俺”子王明边跑,边冲前面的向天衡叫道。

    来到,发现一名女子蹲在墙拐,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浑身发抖。衣衫破败不堪,雪白的皮肤显露,隐隐约约能看到胸前一团白白的兔子在颤抖,非常狼狈,双手抓着散乱的头发。嘴里不停嘀咕:“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来到她身边,蹲下,向天衡急切问道:“发生了什么?你一起的人在哪里?名女子无动于衷,没有什么反应,像是没有听到话似的。向天衡疑惑,这是怎么了,他们发生什么,居然把人吓成这样,丢了魂。

    胖子急了,上前拍女子一下道:“问你话呢?

    女子一受刺激,又大叫一声,冲出来,一头撞上石壁上。离她最近的向天衡没有拉住,女子头上鲜血一下子就涌出来,顺着脸庞就哗啦啦的流出,整个人倒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向天衡愣住,一时没有回过神,一女子突然在他面前撞墙而死,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被吓傻了。接着连忙扑向女子,抱起女子叫道:“快!快!叫救护车!”

    “这鬼地方到哪找救护车?若有,他们也不敢来死亡峡谷!”子连忙道。

    感到非常内疚,对不起那女子,恨自己能力不够。那女子支支吾吾,想要说话,但生命力在急剧流失。她的头没有力气,软绵绵的倒下,眼睛已经闭上,向天衡怀里的女子成为了真正尸体。

    “哎!没气了!都是我的错,那时我一定能拉住!”天衡低哑的声音自我报怨道。

    看着先天衡伤心的样子,就像失去自己的亲人似的,事实上他与这位尸体的主人认识也不过几天。从这也可以看出向天衡太重情重义,这是他的忧点也是他的缺点,让他正在以后吃了不少的亏。

    旁边的胖子安慰道:“这不是你我的错,是这女子想不开,在那一刻谁会知道她会撞墙自杀,别自责了。”个无耻的王明,到此刻还在为自己辩护。当时女子惊吓过度,已经神智不清,又让他这么一拍,再一次受刺激。心理承受不了,不自杀才怪呢。他非但没有惭愧,还怪起受害者。

    就在这时,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影向他们跑来,脚步声非常急切,越来越近。已冷静下来的向天衡也注意到这位不速之客,抱起女子尸体向胖子小声道:“我们躲起来。”

    四处看看,不远处有块大石头可以供人躲避。连忙跑到大石块后面屏住呼吸,石头后面的两人心惊肉跳,握紧拳头,手心都已湿了,不断冒着冷汗。他们俩没有人敢露头察看,怀里抱着一个尸体,加上外面黑影不知是何鬼怪。这诡异的情景,纵然他们胆子再肥也不敢展露出来。

    已经听不到那种使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难道那黑影离开了?是…这疑问出现在两人的脑海里。向天衡极其微小声音,配合着手势向胖子诉说着事情。胖子也是聪明一看就明白,他摇摇头表示不干。向天衡的意思想让他去看看情况,谁知这胖子不愿意。向天衡向他踹一脚,眼神严厉的瞪着他。意思大概是你不去,我踹死你。

    胖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心翼翼的向外看去,正好看见黑影站在女子撞墙的地方,眼直直的看着地上的一潭血迹,似乎在低头沉思,转过身来,吓了胖子一跳。一缩头又躲起来,大口喘着气。

    不一会儿,脚步声朝峡谷深处离他们远去。直到听不见脚步声,断定黑影已经走远,向天衡才敢说话。道:“胖子,再去看看。”

    胖子连连摇头,恐惧道:“你打死我也不去了!”来被吓得不清。

    向天衡无奈放好尸体,露出头,仔细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危险,走了出来。胖子也跟着跑出来,他可不想一个人呆着。

    “胖子,刚才你看情出没?影是人是鬼?天衡寻问道。

    尴尬的抓抓头,胖子笑道:“嘿嘿…我没注意。当他转过身时,我感觉好象是陈羽。”

    我真有一种踹死他的冲动,向天衡看胖子这德行,忍不住就怒了。他骂道:“你就是一头猪!”

    胖子好不在乎他的打骂,看来他已经习惯了,没少跟他闹。其实这也是一种友情的体现。

    看着还在嘿嘿笑着的胖子,无奈道:“我们去找另一个人,在没确实他没死之前,我们不能离开。只是有一线生机,我们都要救他。”

    “那黑影不管了?可能是鬼故意装成陈羽,故意把我们引进去,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子声音低沉。

    “瞎扯!世上哪来的鬼?过如果真是陈羽,那他还是有人性的。如果不是是他,那到底是谁?天衡越猜心越寒。

    领着胖子继续往深处走去,感到一股压迫气息。越往里,感觉越强烈。终于走到底部,这里都有点踹不过气,压迫感太强烈。

    放眼望去这峡谷底部空旷,也不知道有多大,时刻透露着恐怖气息。深感自己处在魔域。

    “小心点,我们有可能遇到那黑影。”天衡提醒到。

    不一会儿真的看到一个黑影在前方,向天衡他们不敢再迈出脚步往前进,相信黑影也一定看到他们了,没有确定黑影要攻击他们,不能冲动。

    “你是谁?人是鬼?天衡鼓起勇气问道。

    黑影很清晰的吐出了两个字“陈羽”他们一听是自家人,高兴的走向前。来到近处,仔细打量陈羽,发现他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和死人脸没什么区别。陈羽看到他们露出一点笑容,笑容在向天衡他们眼里有是另一种感受。怎么看这笑容都是那么阴森,比哭还难看,吓得他们连连后退。

    “我来迟了,你们也来迟了,这男的死了,女的不知所踪。”羽说完,让开了自己的身体。

    向天衡他们一看,便吐了起来,一坐在地面上,跟陈羽一样脸色苍白。陈羽脚底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躺在那,身体上血红的液体滴滴哒哒,头颅爆裂,白红相间,肚子里的大肠都流露在外面,四肢都与尸体分开,在不远处摆放着。

    艰难的站起来,走到陈羽身边问道,声音有些颤抖:“这就是…那男的…尸体?

    “嗯,只是那女的不知所踪。”

    “那女的我们看见了,不过也成了尸体,哎!都是我的错。”天衡惭愧道。

    “发生了什么?羽

    “我们发现那女子时,她并未死,而是已经神智不清。谁知她起身撞墙自杀了,那时我就在她身边,我却没有拦住。你在往这来的路上你应该看到一瘫血迹,那就是那女孩的。”天衡说道。不过这中间的隐情,他自然省去没有说。

    向天衡走到还坐在地上吐的胖子身边,踹他一脚。道:“快起来把这男的尸体整理好,把他埋了,让他入土为安。”

    “我不干!我就不干!胖子拒绝道。

    “你不干谁干,我还没找你算账,我没打算参加这鬼旅游团,你硬拉我来,还说寻找刺激。如今遇到这事,时刻都有生命危险,我找谁说理去。本来在家可以睡觉看小书的!”天衡怒了!

    胖子不好意思笑道:“你看这有人死才刺激嘛,说明我们钱陶的值。嘿嘿…”

    被他打败了,向天衡顿时无语。胖子也恢复过来,站起来与向天衡去打理那男子的尸体,当向天衡拿起男子血淋淋的手臂。突然天空中出现异变,刮起狂风,打起大闪电,一道极光照亮了整片峡谷。吓得他把刚拿起的手臂又连忙仍了。感觉情况不对,连忙叫道“快跑!赶快跑!”

    男子尸体的上方出现一个大漩涡,漆黑而又幽深的大洞伴随着强大的吸力,男子的尸体被突然出来的漩涡粉碎,接着残尸吸进了漩涡中。吓得向天衡拔腿就疯狂的逃跑,狠爹妈没有给自己多生两条腿。

    最前面的陈羽脚力跟不上吸力,连忙抓住前方的石璧。向天衡看准时机,一把抓住陈羽的脚。这样他们就有一线生机,只等漩涡快点消失他们就可以获救。这时,向天衡感觉脚一重。扭头一看,原来是胖子冲过来,向天衡心一下子就凉了,这次死定了。没想到居然把胖子忘了。

    三人的身体在空中摆动,像被狂风吹动的小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眼看着石头从身边飞走,都一一进入漩涡中。陈羽突然叫道:“王明我支持不住了,你快放手,不然我们三人都会死。”

    “不!不能放弃胖子!”天衡不愿意。

    “凡事以大局为重,舍他一人救我两人,不亏!”

    向天衡听不下去,怒骂道:“去你大局为重,你就是为自己着想的小人,我问你!如果胖子死了,这漩涡没结束,你会不会让我也放手?

    陈羽沉默,向天衡继续叫道:“你会!你绝对会!”

    向天衡感到脚一轻,向天衡扭头一看原来胖子真的松了手,胖子向他摆了摆手,嘴角动了动,似乎在说说:“再见!”

    ”!不!”天衡疯狂叫道。跟着也松了手,不知是不是报应,吸力进一步加大,陈羽也支持不住,也被吸了过来。

    “啊!”人都被吸进漩涡内,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漩涡也随之消失,天还是那个天,山还是那个山,一切像是什么都未发现似的。

    “他奶奶的!身上怎么这么痛!对了我不是死了吗?天衡呻吟道。感觉浑身巨痛,像是散了架一样。

    向天衡为自己没死感到庆幸,睁开眼睛,立刻吓一大跳。一个骷髅头朝他笑了笑,看起来非常诡异。仔细一看,原来自己看错了,打量自己,发现自己真的散架了,如今的他不在是血肉之躯,而是白花花的骨架。有的骨架都与自己分开或者都粉碎,他真是有苦说不出,心中一阵苦笑。”想到,我还是死了,这是地狱吗?天衡自言自语道。他仔细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的世界,地面上骨堆如山,到处散落着惨白的手臂、腿脚,头…天空是灰蒙蒙,四周昏暗,阴森,诡异。大声叫“胖子,胖子,你在哪?

    看着自己残缺不堪的骷髅之躯,一阵头大。四处找骨架按在自己身上,他可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只要匹配就满足了。真是天下不负有心人,真的让他找全。独自一个人,不!是骷髅!在骨海中流浪,脚踩在地上,就会发出咯吱的响声,那是骨骼粉碎的声音,入耳,就会让他头皮发麻,他也没有什么方向感,只能认准一个方向前进。

    天色渐渐黑起来,他也不害怕,渐渐适应了环境,地面的骷髅也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同类而已,自己都是骷髅之身,又何必怕地面上没有活性的骷髅呢?

    突然前方有两个骷髅在拼杀,闪烁多彩的光芒,向天衡被吸引住,慢慢朝他们走去。他们的骷髅头中都闪烁着黄色灵魂之火。而自己的骷髅头中闪烁着微弱的黄色灵魂之火。感受他们身上的气势,与自己相比,觉得自己的等级弱了很多。

    两个骷髅中明显有一个处于下风,十分被动,面相看上去不像是什么恶人!

    “要不要去帮忙?看起来快不行了”天衡自言自道。

    “我还是不去帮忙了吧!我不一定打的过,去了,有可能就是送死。不行!我不能见死不救”天衡心里很矛盾,摇摇头,不想那么多,就冲过去。

    朝占上风的骷髅就是一脚,对方安然无恙,没有想到自己的腿骨却飞了起来。向天衡心中苦笑道:不是自己的还真不好用。

    另一个骷髅看准时机,就偷袭被向天衡分神的骷髅,一下子就打散了它的骨架。脑骨里的灵魂之火飞进胜利者的脑海里这个骷髅灵魂之火居然变了颜色,从深黄色变成红色。虽然只是略微带一些红色,但这与之前的状态简直两个样。看起来精神了很多了。

    骷髅一醒,就朝他走来,向天衡心中一紧,不会是想把我也吞噬了吧!想到刚才对方吞噬灵魂的情景,害怕起来。开口紧紧张张,结巴“你…你…你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