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欢好,不负年光

第一章废物,弃妇

“救命!救命啊……”

    落水的时候初栀以为自己会死掉,随着身体越来越往下沉,初栀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和身躯一点一点的分离。

    初栀两眼一抹黑,感觉死神在靠近。

    “嗬,你这死丫头,想死也不要死家里去,你看看你这个样子真是晦气!”

    尽管初栀意识还没完全恢复,入耳的尖酸刻薄隐隐约约还是听得有些清楚,缓缓的睁开眼,程丽一脸嫌弃的脸让初栀心口颤了颤。

    她差点就淹死在自家的泳池里,初栀真的后悔今天就不该回家里来。

    可是,偌大的一座城市,除了回家里她还能去哪里。

    程丽看着初栀那惨白的小脸,一脸的不悦。

    初栀看了一眼程丽,原本今晚要回沈家的,突然的意外打乱了初栀的计划。

    “那个,沈家有打电话过来吗?”初栀小心翼翼的问着。

    程丽瞟了一眼初栀,冷冷的说:“我已经告诉沈家你下午落水的事情了,一会沈家就会来人把你接回去,以后没什么事情不要往家里跑。”程丽顿了顿,继续说:“还有,程菲这个月的生活费你怎么还没寄给她,她快要毕业了,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不要只顾自己在沈家逍遥快活不顾她的死活!”

    程丽的话有些重,初栀蹙着眉头,感觉胸口有点疼。

    或许是下午落水的时候被呛的有点严重,初栀干咳了几声,回复程丽说:“妈,钱我

    过几天给程菲打过去,叫她省点儿花。”初栀上个礼拜才给程菲打了三千块钱,这才没几天又要钱。

    程丽听完立马就不乐意了,扯着嗓子道:“初栀,你现在也学会敷衍我了吗,不过就是叫你寄点钱给你妹妹花而已,你怎么这么小气,你在沈家吃香喝辣的,还管不管我们的死活了!”

    “妈,其实我在沈家并……”

    并不像程丽想象的那么好,谁会把一个买来的沈家二少奶奶放在眼里,沈家是本市赫赫有名的上流贵族,对外甚至都没有宣扬有这么一门婚事。

    初栀甚至连自己的公公婆婆都没见过。

    “你男人怎么样了?”程丽打断了初栀的话。

    程丽口中的男人是沈家的二少爷沈怀南,三年前的时候沈怀南遭遇了一次严重的车祸,车祸以后沈怀南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医学上指植物人。

    初栀想到这一茬胸口堵得慌。

    “还是老样子……”

    “你看看你,也不上点心,你男人要是再不醒过来,沈家就会把你赶出去的。”程丽一副高高挂起的姿态。

    初栀想说自己在水里呛得有点难受,可是程丽的话却让她更难受了,初栀干脆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沈家指着你这个八字纯阳至阴给少爷冲喜,结果沈怀南还是昏迷不醒,你觉得他们沈家还会留着你这个废物吗,你背着一个弃妇的名声不是存心让外人看我们家笑话!”

    废物,弃妇……初栀真是听够了!

    沈怀南醒不过来关她什么事情,她又不是医生,又不是神仙。

    初栀张着嘴想反驳,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对于自己的母亲,初栀向来怀着敬畏的心情,她一直觉得自己有愧于程丽,就像程丽说的那句你永远都是欠我的。

    初栀欠着程丽两条人命,沉重的让初栀透不过气来……

    “妈,我觉得我可能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什么纯阳至阴的女孩,或许我根本就不是……”

    初栀的话音刚落,程丽就拉长着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她。

    “这种话你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沈家说你是就是,啰嗦什么!”

    “想想办法让你男人醒过来,要不然你还真的等着被沈家赶出去,我们倒是无所谓,想想你弟弟,没有沈家的钱,你弟弟的病还怎么治。”

    “若不是你……你害死了程哲的父亲,我至于……”程丽嘤嘤呜呜的哭声说得断断续续,初栀把头埋得深深的,不敢看程丽。

    初栀自觉罪孽深重,这些年她一直活得很累。

    程丽一语就说到了初栀的痛处了,初栀就是为了弟弟的病才答应嫁进沈家,如今程哲的病情是稳定了,可是每个月都需要一笔巨大的开销。

    初栀一言不发的样子让程丽心里恨得牙痒痒的,这个死丫头每次都是这副一棒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