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疯暴

第1章 亡灵尸体

黑色的斗篷加兜帽,很容易让人以为这里正在进行一场野外表演。那面这个把脸深藏在兜帽里面,让人看不清容貌的家伙,浑身上下散发着死气,阴森得让人肯定这根本不是什么秀。

    眼睛所看之处,一些草和树都不象是自己见过的植物。躺在地上的人以及血迹,给人一种极其不妙的感觉。

    断枝碎草,翻起散落的泥,凌乱的场景搭配上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和血,可以猜测到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战斗。

    地上除了最近的两个人,周围以及远处同样有人倒在地上。或者有一截大腿,或者是一条胳膊从草丛中伸出。血象番茄酱一样,写意般涂抹在衣服和皮肤上,或是点缀在周边的叶子草地间。

    红配绿,失败的视觉恐惧。

    有一个人靠在树边,插在他胸前的剑几乎没至剑柄,将他钉在树上。虽然他耷拉着脑袋,仍然无法摔倒。

    这些人的衣服,象欧洲魔幻片里那样的服装。如果这里不是在拍戏,那么我就是穿越了。

    如果我没有穿越,那么我就是在梦中。我宁愿这是梦,也不愿穿越到此时此刻这样一个危险的境地。主神啊,让我醒来吧,我保证从此相信你,信奉你。

    乌斯这样想的时候,对面那个戴着兜帽阴森森的家伙开始说话。

    “来自亡灵世界的不死生物,我是你的主人亡灵法师拉兹。听我的命令,捡起地上的剑,杀死地上这两个敌人。”

    随着咒语般的声音从兜帽里的口中传出,乌斯感觉到大脑里一阵刺痛。接着,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了,仿佛整个人象一个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操控,不按自己的意愿行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乌斯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脑中,突然就发觉自己来到一个空间。

    这是我的大脑!乌斯立即知道自己是在哪里,这种感觉很神奇。

    乌斯看到对面有一个黑色的光团。这个形容真的不是用错词,因为这个空间本来就是个奇怪地地方。那个混沌的旋转的球体是黑色的,发出的光也是黑色的。让本来黑色的空间反而变得柔和的白。

    为什么会有黑色的光呢?乌斯不知道,只知道看过去第一眼,他的意识里就是这么认定。

    他甚至还能读出那个黑团的信息,知道那是一个叫乌斯·马特的意识,而且这具身体的主人就是死去的乌斯·马特。

    原来我真的穿越了呀,可能我在地球名字叫乌斯,所以才会穿越到这个叫乌斯·马特的人身上?

    乌斯低头看自己,自己在这个空间里也是一个光团,不过是白色的光团。发出柔和的光,同样在缓慢旋转。不过周围空间的颜色,却是黑色。

    我的大脑空间是两种颜色,这两种颜色取决于两个不同的意识,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在这个空间里,这具身体的大脑里,存在着两个意识。白色的是我穿越过来的意识,黑色的是死去的乌斯·马特的意识。

    并且不知为什么,我还知道那个黑色的意识是亡灵意识,也叫亡灵之魂。

    对面那个阴森森的亡灵法师杀死乌斯·马特后将他召唤成亡灵尸体,就在这个时候我同时穿越进这具亡灵尸体,所以现在这里才会有两个意识。

    那么我到底是亡灵呢?还是人类?

    从黑团那里可以看到一条细线伸出,另一端看不到边。这条细线传来意识,操纵着乌斯的身体做动作。

    乌斯马上就明白,那条细线就是那个叫拉兹的亡灵法师的意识。亡灵法师就是通过这条虚无缥缈的细线,操控亡灵。

    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成为一具被人控制的行尸走肉。

    乌斯清楚在感觉到,身体象木头人一样僵硬地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一把剑。这把剑真大,有四指或五指宽。

    这是传说中西方的大剑?这么宽和厚,应该能当刀砍了吧。

    “先杀他!”亡灵法师拉兹指着躺在地上一个没有死的年青人说。

    乌斯感觉到外来的意识传达指令给大脑里面的亡灵之魂,控制他的身体转身,向目标走去。被人操纵的傀儡就是不一样,机械地走着,既象木偶也象机器人。

    这让乌斯想起地球上的机械舞。如果用这样的身体在地球上跳机械舞,应该能夺得世界机械舞大赛的冠军了吧。

    乌斯一阵傻笑,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想这样的事情。

    拉兹看到亡灵尸体听他的指挥,得意极了。虽然自己这一方只有他一个人活着,但是他们的行动还是成功了。拉兹微笑着,跟着亡灵尸体走向目标。没有人能够看清他藏在兜帽里面的笑容,是那么的高兴与扭曲。

    其实拉兹根本不用把指令说出来,就可以指挥亡灵尸体。不过他喜欢这样做,这让他很有成就感。在一片死尸和两个即将要死的人面前,这样做让他有世界主宰的感觉。

    而地上那两个活着的人听到他这样的命令亡灵尸体,会产生毛骨悚然的恐惧,是他的乐趣之一。

    身为一位亡灵法师,没有什么比看到别人恐惧更令人兴奋。噢噢,死亡之前的表情,看在眼里真的让人赞叹死亡的美妙。

    乌斯看着地上的年青人,二十多岁的样子,白色的服装绣着各种繁杂的纹饰,虽然华贵却脏得难看。有血有泥,还有青草的绿色汁。

    “杀!”

    随着拉兹下令,亡灵尸体没有任意犹豫与反抗地举起手中的大剑。傀儡会反抗吗?不会,它们只会遵从主人的指令。

    地上的年青人眼里流露出绝望,他没有求饶和大喊,更没有做出逃跑的努力,因为已经逃不掉。

    “你竟然没有害怕,难道你不怕死吗?”拉兹问地上年青人。那人露出轻蔑地表情,没有回答拉兹的话。

    拉兹象只夜枭一样笑着说:“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不用死吗?虽然我喜欢看人害怕得发抖的样子,但绝望的眼神也是一个亡灵法师喜欢看到的。来吧,投入到死亡的怀抱吧,欢迎你前往亡灵世界。杀!”

    呼,乌斯的身体挥动手中的大剑,寒光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空中飞溅出血花。

    浓烈的血腥味和飞溅到脸上的血,让乌斯丢开大剑,跪向一边呕吐。也不管那把大剑擦着地上年青人的头插在地上,差点将地上的年青人插死。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竟然杀人了!乌斯撑在地上的双手在微微颤抖。别看在地球上的时候整天嚷嚷着杀个人没什么好怕的,结果当他真的杀人之时,竟然吐了。

    不是害怕的吐,而是那股腥味和场景太过生猛,让他一时无法适从。双手因为突然用力过猛,事后不由自主地颤抖。

    “你没有死?你不是亡灵?”地上的年青人刚才差点被掉下的大剑杀死,惊恐刚过。此时艰难地爬起来,惊讶地问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