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园农庄

第1章山中破庙

“牟辉阳你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听到喊声的牟辉阳快步跑了过去,看着蹲在一棵长着四五片叶子开着一簇蓝色小花前的刘晓梅,那搁在膝盖上的的两团傲娇就像是要被挤出来了似的,看着真是太饱眼福了。

    “牟辉阳你眼睛往哪盯呢,还不快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刘晓梅看见牟辉阳盯着自己的两团傲娇不转眼,对他丢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后问道。

    “咳咳!”牟辉阳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道:“这好像是沙参,看起来应该不小,能卖几十元呢。”说完拿出背篓中的小锄头帮忙挖起来。

    看着牟辉阳那认真的模样,刘晓梅的心里有些感触,她知道牟辉阳对自己很好一直都护着自己,她还记得,在初二的时候,牟辉阳与一个对自己无礼的高年级学生大家的情景,从那以后,自己心里就对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哎!”

    十九岁的刘晓梅现在已经明白了当初自己心里产生的那一缕情愫究竟是什么,但是想到自家和牟辉阳家的现状,刘晓梅忍不住在心里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自从刘晓梅的父亲在一次矿难中去世之后,她母亲也因为伤心过度身体越来越弱了,家中的经济每况日下,渐渐地滑落到了村里的贫困线下。

    而牟辉阳家里一直有他的父亲支撑着,但牟辉阳的母亲因为长期体弱多病不能干重活,再加上还要供一个在县里上重点高中的妹妹,牟辉阳家的经济状况比刘晓梅家也好不了多少,两人要想在一起还是有很大难度的,尤其是牟辉阳在村里还有一个不怎么好的名号,自己的母亲那一关就不那么好过,。

    突然刘晓梅的小脸一红,心里暗骂道:我怎么会想这些呢?真不要脸……

    牟辉阳将挖出来的沙参装进背篓中,撩起身上的红色体恤衫,用力在满是汗水的脸上擦了一把,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刘晓梅。

    此时的少女已经完全长开了,早已脱去了孩提时代的青涩,她的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八的样子,虽然身体略显清瘦单薄,但是该长的地方却一点也没有少长,前面的两团突起,就像是两只倒扣的玉碗一般,高耸挺拔,身后的挺翘浑圆挺翘,整个身形前凸后翘呈现出一个完美的S型,现在十九岁的刘晓梅,俨然已经长开了成为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刘晓梅热的俏脸通红,汗水从她的脑门冒出,顺着清秀的脸颊,流到她尖尖的下巴处形成一颗颗晶莹的汗珠。被汗水湿透了的单薄的衣裳紧紧地贴在身上,使得她前面两团丰盈的凸起显得更加伟岸。

    刘晓梅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她抬手的时候使得前面的两座高峰一颤一颤的充满了诱惑。

    “咕嘟……!”

    牟辉阳看着那诱人的模样,忍不住咕嘟咕嘟直吞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一股热流下坠,小牟辉阳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支起一座高高的帐篷。

    夏季的天气就像那奶娃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转眼间就变得乌云密布。

    牟辉阳老脸一热有些尴尬,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空道:“晓梅,马上就要下雨了,我们还是先去山顶的那破庙中躲躲吧。”说完之后率先向山顶的破庙走去。

    “哦!”

    在牟辉阳转身的瞬间,刘晓梅瞄到了牟辉阳那高高支起的帐篷,顿时感到脸上有些发热心里也有些发慌,赶紧将头扭向一边装着看向远处的模样,心里却想到: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起了反应……

    “劈嚓…轰隆…哗哗…”

    就在两人还有百十米就到破庙的时候,一道闪电夹着一声闷雷之后,大雨哗哗地就下了起来。

    “晓梅,跟我来!”

    牟辉阳拉起刘晓梅的手就朝破庙冲去。

    当牟辉阳拉着刘晓梅,气喘吁吁地跑进破庙中后,他的眼睛往破庙中四处看了看,然后带着刘晓梅来到那已经破损得厉害的塑像贡台前,将背上的背篓往旁边一放,一屁股坐在了庙中那残破的供台前面。

    感觉到刘晓梅还站在那里,牟辉阳抬头对她说道:“晓梅,快找个地方坐下歇歇,这雨肯定会下一会儿才会……咕嘟……”

    说到这里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只剩下了狂言口水的咕嘟声。

    热天的衣服本来就很单薄,刚才被雨水一淋,刘晓梅身上的衣服完全被雨水湿透了紧紧地裹在身上,薄薄的衣服被雨水一淋变成了半透明的,牟辉阳这一抬头,就看见了刘晓梅那湿衣下隐约的白嫩肌肤,还有前面那两团丰盈的凸起。

    这种若隐若现朦胧的感觉实在是太诱惑人,牟辉阳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鼻腔中有一种鼻血即喷涌而出的感觉。

    看见牟辉阳喘着粗气定定地看着自己,刘晓梅感觉到那目光就像是两只手一般在自己的身上来回的抚摸着,一种奇异的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她的俏脸腾地一下变得就像是那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粉里透红,两只大大的眼睛中也水汪汪的娇悬欲滴。

    “你,你眼睛瞪那么大干什么?”刘晓梅娇嗔道。

    刘晓梅小脸粉红,根本不敢与牟辉阳的目光对视,转过头去装着欣赏起庙外的雨景来,心里却没有因为牟辉阳的大胆无礼而恼怒,反而有一种甜丝丝的幸福感……

    “咳,没什么,看看风景而已。”听到刘晓梅的娇嗔声,牟辉阳的眼睛并没有马上移开,干咳了一声说道。

    “呸,臭流氓……”

    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谁也没有在说话,牟辉阳的目光在刘晓梅的身上不停地扫描着,刘晓梅则不时地偷瞄一眼牟辉阳,一股暧昧的气氛悄然地弥漫开来。

    “劈嚓”突然,亮光一闪,一道雷电将两人从暧昧的氛围中惊醒。

    “啊,牟辉阳快跑!”刘晓梅看着牟辉阳的身后,大声叫道。

    雷电击中在破庙屋顶上,原本就破败不堪的小庙屋顶上的一根横梁被劈断,而这一根断了的房梁一段好死不活地正好击在那残破的塑像上,那塑像当即被房梁击碎,被击碎的碎片四处乱飞。

    塑像的碎片在刘晓梅的叫声中,劈头盖脸地朝着两人砸了下来。

    “晓梅快躲……”

    牟辉阳不顾头上落下的塑像碎片,一把将刘晓梅抱着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身体当着落下的碎片。

    一截塑像的断臂夹扎在碎片中咚的一下砸在他头上,鲜血从被砸中的地方冒了出来,牟辉阳身体一软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当牟辉阳昏迷之后,一颗青色的珠子在吸收了牟辉阳的鲜血之后,嗖的一下钻进了他的身体之中,他身上所受的伤也缓慢地恢复起来。

    刘晓梅由于有牟辉阳的身体保护,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看着牟辉阳头上流出的鲜血,她顿时慌了起来,反抱着他身子翻身坐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喊着:“牟辉阳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刘晓梅手忙脚乱地用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的布条,将牟辉阳头上的伤口包扎好,掐着他的人中折腾了一番,见还是没有反应,她俯下身子将牟辉阳得嘴掰开,然后深吸一口气,嘴对嘴地开始作起人工呼吸来。

    “牟辉阳你怎么还不醒呢?你这样我害怕,我知道你你从小就护着我,你不要吓我了快醒来吧……”

    在将一口气渡进牟辉阳嘴里之后,刘晓梅一边按压着牟辉阳的胸口,一边流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