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财术

第1章:想沾点仙气

二十年前,有个要饭的小孩儿跟着一名姓宋的神棍走进了望溪村。在村人们的帮助下,这个声称忘记了自己姓名的小孩儿吃着百家饭长大,还学到了宋神棍满口忽悠人的本事。

    小孩儿没有名字,叫起来不方便,村人们就让宋神棍给他取名。宋神棍说:“王有才这个名字挺接地气的,还合这个孩子的命格,过了二十五岁的生日,他的运气就会特别好,也就是俗称的行大运。”

    在这件事儿上,宋神棍倒是没怎么忽悠。

    王有才在村中游手好闲的活了二十五年,刚刚过完生日,他的整个人就变了。他说刮风,村中就会刮起大风;他说下雨,天上就会降下暴雨……

    只是他没说,这些都是从半导体的天气预报里听来的。

    有人见到村中的老槐树死了,就说是被王有才尿死的。

    又有人见到老槐树活了过来,就说是被王有才尿活了。

    有人见到他和一个女人在芦苇荡玩闹,就说那是灶王爷的女儿。

    在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谣言最可怕。

    伴随着种种谣言,过去的“王大白话”摇身一变,成为了村人们着力追捧的对象“王大能耐”。

    现在,无论哪家有事儿,首先想到的不是村长,而是无所不能,致力于为村人们办好每一件事儿的村民公仆王有才。

    芦苇荡,还有另外的一个谣传,和望溪村的副村长有关。

    接连六任副村长,都蹊跷的死在了芦苇荡。于是就有人说,副村长一职受到了诅咒,无论是谁任职副村长,都会被芦苇荡索去性命。

    王有才就不信这个邪,于是继任了副村长。因此,听到村里出了名儿的铁公鸡刘广昌要请自己喝酒,他只犹豫了片刻,就满口的答应了。

    刘广昌家有个个娇滴滴的小婆娘,叫朴秀珠。昨天,这个小婆娘推开了他家的院门,站在门外羞怯的说:“我家广昌想请你喝酒。”

    见王有才一时没有说话,朴秀珠有些羞怯的问道:“明天中午,行吗?”

    “行啊,秀珠妹子都开口了我哪能不答应!明天中午是吧?放心,我一准儿过去!”

    王有才说完心里就泛起了嘀咕:刘广昌心知求不动我,就让她的小婆娘过来请我去喝酒,看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啊!

    王有才边走边想着,已经来到了刘广昌家的院门前,因为院门是敞开着的,他就直接走了进去。

    刘广昌既贪财又吝啬,想从他那占点儿便宜,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偏偏就是这么一个雁过拔毛的抠搜货,居然邀请自己来他家喝酒,不用说,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儿要求着自己。

    见到王有才来了,刘广昌赶忙招呼他进屋坐在了炕上,还把自家的小婆娘也叫出来作陪。

    平时家里来外人,刘广昌都让自家的小婆娘待在里屋,生怕被外人看上一眼会吃亏。今天却是例外,他不但让自家的小婆娘陪着喝酒,还在桌上摆了四个菜。

    “呦呵,四个菜全是肉的,下这么大的血本,刘广昌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啊?”王有才说道。

    刘广昌面色有些发青,过了一会儿才支支吾吾的说:“其实,其实也没什么事儿。”

    王有才听了一乐,夹了块肉放进嘴里,砸吧着嘴说:“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咱就喝酒,谁要扯出事儿来谁就是王八犊子。”

    刘广昌一听就急了,赶忙说:“有才啊,要说事儿吧,是有那么点儿。嘿嘿……”他发出干笑的同时,神情也变得猥琐,压低声音问道:“你真的见过灶王爷的女儿?”

    要说见过灶王爷的女儿这件事儿,那完全是子虚乌有,从谣言中化生出来的。王有才因为这件事儿,也被传得神乎其神,自然是要刻意的隐瞒真相了。

    “废话!那还有假?本来我不想让人知道,结果被林二狗那兔崽子给撞见了。”王有才说着,用力的咽了口唾沫。

    “那……”刘广昌当即把眼睛瞪了起来,“灶王爷的女儿会仙术吗?”

    “当然是……不知道了。”王有才发觉自己险些吹过了头,赶忙改口说。

    王有才被问得莫名其妙,转过头看了朴秀珠一眼,见她羞臊不堪的低着头,身躯还有些颤抖,不由纳闷的想:刘广昌问我这些,怎么不让他的婆娘回避一下?他到底要干什么?

    王有才说完,见朴秀珠把头压得更低,娇羞的样子愈发迷人,于是他端起酒杯,猛的灌下了一大口酒。

    刘广昌面色虽然难看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接着他深吸口气,吞吞吐吐的说:“有才,其实……其实这次找你……是想……想求你……”

    王有才边喝酒边等待着他的下文。

    刘广昌又憋了半天,压低声音说:“想求你帮个忙,去找灶王爷的女儿求求情,让我媳妇早点怀上。”

    “扑哧……”王有才的嘴里含着半口酒没来得及往下咽,听到这话就直接喷到了桌上,被呛得直咳嗽,心说:这叫帮个小忙?难怪这铁公鸡一个劲儿的问我灶王爷的女儿的事儿,感情是想从我这借点儿仙气啊?

    王有才眼珠一转,看了刘广昌一眼,心中暗暗捉摸怎么解决这件事情。要说他想帮忙,那是假的,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在这铁公鸡身上拔下几根毛来!

    想找我沾仙气?行,但这不能便宜了你,仙气是那么容易沾的吗?